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注我们
网站首页 > 生活 > 谭嗣同祖祠被强拆?人民网评:折射古建筑保护之殇
  • 谭嗣同祖祠被强拆?人民网评:折射古建筑保护之殇
  • 2019-08-12 15:44:23 来源:大字三段网
  • 令人忧虑的,还有相关部门的工作方法。谭氏祠堂已然残破不堪,竟还要采用“强拆”的方式来解决问题,怎能使周边群众心安?古建筑多年来未能得到妥善保护,按理说,相关部门应该想方设法抢救遗迹,能救下一些文物是一些。可事与愿违,谭氏祠堂在蛮力作用之下,整体化为废墟。事到如今,再列举出文物局和专家的论证,只是为这出古建筑的悲剧平添几分讽刺罢了。

    尽管受害者群体很庞大,但记者发现,真正能成功维权的学生却并没有多少。南京一名大专毕业生告诉记者,“找工作时心急如焚,签的合同都没有保存下来,真正发现被骗了,啥证据都没有了。”所以,她最后也没有报警,只能选择吃“闷亏”。

    但这一状况既已存在多年,为何有关部门一直听之任之?直到谭氏祠堂已被毁坏殆尽,文物局以及专家方才介入,进行考察、论证。试问,此时的调查结果还有几分参考价值?据《浏阳县志》《浏阳乡土志》等资料显示,谭氏祠堂始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孟夏,兴毁多次,现存祠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。有400年历史的祠堂,即使不与谭嗣同有关,也是珍贵的古建筑,怎么能说拆就拆?

    那么,谭氏祠堂不受保护的原因是什么呢?据当地村民介绍,该建筑内一直有人居住,而且,“谁家建房或是家中缺个什么东西,就直接来祠堂拆。”可见,谭氏祠堂长期未能得到妥善保护,以致房屋结构受损,失去了应有的艺术和历史价值。失去原貌的祠堂,自然不值得保护。

    免去朱之鑫、解振华、徐宪平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职务;免去杨学山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职务;免去张少农的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职务;免去牛盾的农业部副部长职务;免去胡晓炼(女)、李东荣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职务;免去夏敬源的常驻联合国粮农机构代表职务;免去王恩哥的北京大学校长职务;免去陈吉宁的清华大学校长职务;免去怀进鹏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职务;免去林建华的浙江大学校长职务。

    《通知》强调,要切实强化收购政策执行,把兴粮惠农政策落到实处。各级粮食部门要适应粮食收储制度改革形势变化,按照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的要求,协调落实收购资金、外运运力等保障措施,组织引导多元主体积极入市,切实肩负起统筹组织本地区粮食市场化收购的主体责任。实施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政策的省份,要认真落实预案要求,执行中不搞变通、不打折扣。要根据粮源和仓容分布,科学合理设置收购库点,充分整合利用现有仓容资源,最大限度扩大收储能力。要准确把握、严格执行收购质量标准和质价政策,着力把好收购入库和验收关。要抓紧配置快检仪器设备,确保各库点及时开库收粮。中央企业要服从服务于国家宏观调控,做到始终在市、均衡收购,在可能出现“卖粮难”的重点地区和关键时段,适当增设库点,发挥好引导和稳定市场的作用。

    家住四川省成都市的王熹告诉记者,在成都,很多人在吃完午饭后就会在路边找个茶馆,“喝茶是其次,打麻将才是正题。茶馆很少有上午开的,都是在快中午时才开始营业,人们赶在这个时间点去茶馆,为的就是赶上下午第一场麻将”。

    2009.01—2009.10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市公安局党委书记

    谭嗣同是戊戌六君子之一,是近代著名政治家、思想家,维新志士,也是浏阳不可或缺的重要历史人物。历史文物保护不应沦为名人后代与相关部门的相互指责、批评。从现实情况来看,谭氏祠堂属于危房,也就确有改造的需要。但是,改造和强拆有着本质上的区别。面对日渐残破的古建筑和文物,有关部门更应多一点耐心。短期的经济利益与长期的社会效益孰重孰轻,实无需多言。为了尽快完成拆迁工作而出此下策,是缺乏长远眼光的表现。

    端头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深入推进,除了村民的支持,还得益于农村生活垃圾处理中心的建设。为了提供充足的电力保障,永康市供电有限公司精心设计供电配套方案,规划供电线路和配置电表箱,确保处理中心如期投入使用。

    文物属于全中国人的宝贵精神财富,事关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和传承。据介绍,近三年来浏阳市政府在文物保护投入上逐年增加:2016年6887万元,2017年7860万元,今年因争取上级项目多,预计达2.5亿元。既然如此,何不为谭氏祠堂争取一个更好的结局?无论在不在官方保护名册,文物都值得被温柔以待。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、非此即彼的思维模式,可能会使更多处于灰色地带的谭氏祠堂毁于一旦。到那时,后辈只能在废墟前哀叹今人的不作为。

    王亚非曾在微博上写道:“有趣味的创意,有腔调的故事,有原则的人,融在一起就成了有意义的事业……”真不知道,一个贪污腐败,把江湖义气带到组织生活,搞“小圈子”和“一言堂”的官员,所谓的原则在哪里,有意义的事业又是什么?

    近日,一则“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”的消息流传于网络,迅速引起网友热议。一来,谭嗣同可谓家喻户晓,按常理,如此古建筑应该得到保护。二来,“强拆”一词颇为引人注目,显示拆迁过程似乎并不平静。

    不过,拆迁方也拥有较为充分的理由。6月19日,谭氏祠堂所在地荷花街道发布声明,称浏阳市文物管理局进行了详细考查、论证,证明浦梓港谭氏祠堂并非谭嗣同祖祠。2014年8月,湖南省文物局给出的相关文件就指出,谭氏祠堂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。

    媒体现在对于“享睡空间”的定义是有一定误解的,它不是共享床位,不涉及住宿,而是共享休息舱。项目要走的流程与酒店的监管有类同,如卫生,工商,公安,消防等主管部门。

    一旦游离于官方保护名册之外,文物似乎就只能面对任人鱼肉的悲惨命运。不久之前,张养浩故居遗址被规划建住宅,同样引来舆论的广泛关注。和谭氏祠堂一样,在均未得到官方承认的情况下,它们只能由族人自行组织保护。平心而论,集合社会力量解决公共管理资源掣肘、能效不足的问题,确实是个好主意。但政府与民间若不能通力合作,明确保护文物的职责,只会造成某些文物自生自灭的恶果。如果不能尽快攻破这个难题,浏阳甚至其他地方还有多少古建筑可拆?

上一篇:四川石渠县发生4.1级左右地震 下一篇:侏罗纪猜想证实 山东郯城县发现“群居恐爪龙”